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:::
:::
:::
首頁 > 音樂戲劇 > 創作音樂

創作音樂

音樂可增進對自我文化的認同,也是其他族群容易接受的客家文化面向。若說客家山歌是傳統的客家民歌,那麼現代客家流行創作歌曲就是現代的客家民歌了。每個時代都會有傳達當代心聲的音樂出現,不同的文化思維形塑不同的音樂風格。而客語則是客家歌曲很重要的元素,透過現代流行的樂風,不管是流行音樂或藝術歌曲,展現客家聲韻,也抒發創作者的心聲。
 
客家流行音樂於1910、20年代時,是以山歌、各地民謠等傳統音樂為骨幹,且融入西樂略作變化。到了1960至80年代,西樂伴奏漸漸成為常態,此時的客家流行歌曲常以東洋、西洋、國語、台語流行歌曲或黃梅調、客家山歌等地方民謠旋律填上客家歌詞。1980年代政府推行淨化歌曲,因此歌詞跳脫以往常見的悲情與風花雪月,多為勵志、反省,旋律則多給人一種光明或愉快的感覺。到了1980年代末期,客家流行音樂的曲風大多近似閩南流行歌曲那卡西走唱式、輕快社交舞曲風或勵志歌曲,易學易唱,因此能普及於客家庄,成為山歌之外,在卡拉OK及山歌班教唱的主力曲目。1990年代客家籍的創作青年及音樂工作者,開始試圖以貼近主流音樂的爵士或搖滾曲風創作客家歌曲,期望能打入主流市場;亦有部分創作者走民謠風或社會運動批判路線;「懷鄉」與「認同」在此時客家創作歌曲中時常出現。2000年以後,電子音樂大為興盛,嘻哈、雷鬼、R&B等曲風開始盛行,客家流行音樂有融合傳統的、新民謠式、各式主流曲風……等,與國語、閩南語唱片市場一樣,朝向文化融合、國際化、年輕化發展,風貌更為多元。
 
屬於民歌或校園民歌曲風的客語創作歌曲,在近年來崛起於台灣創作歌壇。這些客家創作歌手,大都甚富社會反省意識、土地熱愛與人文關懷的內涵,時以抒情,時以反諷,時以搖滾呈現,甚至顛覆以四縣腔為主體的客家傳統歌謠唱法,而以海陸腔來嘗試客家音樂的可能性。在台北有顏志文的山狗大樂團、謝宇威、北埔的陳永濤、苗栗的硬頸樂團,以及以林生祥為主的美濃交工樂團等等。甚至新竹縣每年都舉辦「客家新曲」比賽,其中也有為數不少的客家新生代作曲家。
 
新北市 / 新竹縣客家新曲創作比賽
新竹縣政府文化局為鼓勵並發掘創作人才及推廣客家歌曲,發揚客家文化,每年舉辦「新竹縣客家新曲創作比賽」,以公開徵件的方式,分為「最佳客家創新歌詞」、「最佳客家山歌詞」、「最佳客家創新歌曲」、「最佳客家山歌合唱編曲」四個項目。
 
新北市的客語歌曲創作比賽,最近幾年也有2010年由臺北縣政府客家事務局舉辦的「臺北縣客家歌曲創作甄選」、2011年由救國團新北市板橋區團委會舉辦的「客家流行歌曲創作徵選活動」等。
 
目前在台灣客家歌謠的流傳,共有三種不同的層面。這三個層面的客家歌謠現象,時而獨立運作,也時而相互疊置在同一場合中。
 
(1) 近些年來,隨著「閩南」流行歌曲與「國語」流行歌曲普及的影響,相當多的客家鄉親,尤其是年輕一輩的客家子弟,開始重新思考客家山歌適應與生存的問題,與客家音樂在台灣多元社會上應有的定位,甚至以實際的行動來創作「新的客家歌」,以新的客家山歌風格(說唱交替)、新的客家生活主題、新的自彈自唱等等方式,來強化客家山歌新的生命力,並且重新開啟了另一次的客家山歌「改造運動」。
 
(2) 從北部的台北都會區到高屏六堆地區,從西部到東部的花蓮,仍有相當多的鄉親在「客家山歌班」和「同鄉會式山歌團」的組織下,仍然相當堅持以「傳統」來學習「客家祖先的歌」。
 
(3) 在商業為主的流行音樂圈中,「客語翻唱閩南歌謠」、「客語翻唱國語歌謠」、「客家歌新作」、「客家唸謠歌謠化」等等現象,早就悄悄的深入民間,深入台灣各個社會階層當中。
 
現代客家創作者接觸的是地球村的各類音樂資訊,生活的環境也和農業社會大不相同,創作的音樂流向幾與世界同步,音樂除了少數改編傳統歌謠的作品外,大體上和傳統山歌無關聯,但也因此被部分長輩認為僅係以客語演唱的歌曲,失去了客家味。
 
歌謠是將語言擴張表達的一種藝術,過去的歌詞反映的是過去客家人生命的情懷與情境,才會出現大量以情會歌的客家山歌。但當這些山歌帶到這個時代來唱時,歌詞的意境就宛如隔靴搔癢,可能無法讓這一代的客家子弟領受,因此「皮之不存,毛將焉附」的現象,是傳統客家山歌轉化為現代客家山歌,最難克服的一面。雖然適應與堅持一直是任何族群民歌蛻變的過程,客家山歌要在這個時代繼續生存與傳習,演唱者無法將語言的運用與生命情懷的體驗放在一起來思考,那將只是一種「藝術化」的民歌。其實這一代新的客家民歌創作者,如陳永淘、林生祥、顏志文及謝宇威等人的作品,就是在這一方面最好的實踐和嘗試。
 
誠如上面所述,客家音樂的現象是多元的,多方面的讓各種形式的客家音樂在不同的地方發展與流傳,才是回到人、社會與文化發展的最基本面。文化的適應與變遷,文化的交替與生存,都有它一定的社會運作機制,人們唯一能夠掌控的部份,就只有「語言」。有了順口而能成為溝通工具的「母語─客家語」,就有多樣形式的「客家歌」流傳下來,屆時要用什麼樣的形式傳習下來,已經不太重要了。
 
 
資料提供:吳榮順教授
參考書目:劉楨。《客來斯樂客家音樂特展專刊》。新北市政府客家事務局,2012。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